• 雪和春晚。

    2010-02-14

    今天早上醒来,外面已经白茫茫一片了。苏州下如此应景的雪,在我记忆里应该是第一次,还是有点小激动的。结果因为想要传下图的灰扑扑照片,先开了手机的蓝牙再看电脑蓝牙,再传送,再开相册,再传,再贴。于是这点小小的感慨和激动统统不见了。可见手机3G和微博还是非常需要发展的。

  • 日本历史人物后代今何在

           织田信长 战国霸主 织田信涛(22岁)东京街舞青年社总裁
        德川家康 江户幕府将军 德川恒孝 (65)日本邮船社前社长
        近卫文麿 五摄家 近卫忠大(35)制片人
        九条兼实 五摄家 九条道一(22) 中国天津留学中
        二条基弘 五摄家 二条绘实子(女)
        一条实辉 五摄家 一条实昭 律师
        鹰司兼平 ...
  • RBT。

    我发现苏州的衣服啊鞋子啊真是便宜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啊!!可惜屯了也抗不走。哎。。。。。。。

    我想着这两天去趟超市,给家里买两只小老虎挂怪,要买有萌点的那种。

    原来今天要出去白相的,结果亮亮同学居然感冒了!那么冷的天居然还会感冒,是不是穿的太少啦亮亮,果然身上肉不多是很危险的事体啊!

    以上。

  • 边上那只睡得死去活来的猫是会预报天气的,戳它就可以了。

    关于人生规划这一类的东西,以前总觉得是无所谓有无的,但是,现在变成了只剩下这些规划和美好的虚幻的场景能够聊以自慰的局面,是我始料未及的。在我以为自己还不算太老的时候,明白了到底想要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样的决定部分是真实想法,部分是现实所迫,于是开始担心四年五年之后,会不会后悔。我对太多的东西没有信心且不具把握。或许从一开始就埋头苦干什么都不要抬头去想,结局会好些。

    现在开始想,以后要做的事情...
  • 春-yun是假的

    2009-01-14
    李小瘸同学如是说。

    至少我上了火车被吓到了,不光是雷到的问题,是吓到了。一开始还怀疑黄bull哥哥买了张假票给我,现在心也不虚了,腰板也挺直咯。近七十张铺位的车厢,一共上了10多个人。

    传说中一票难求的春-yun耶。

    对铺大哥一口东北味儿的打电话骂人。说居然这样的车也非找黄bull才能买到票。

    火车开始移动,东北哥哥绝望的看着我说:我幻想着开车前一秒钟,有一票旅游团成员涌入,来填满我的中铺、上铺和你的中铺、上铺。...
  • 写论文,发现攒字突然变成了一项很艰难的过程。诚惶诚恐。在北京混了七年,能写在推荐表上的唯一的所谓长处是码字儿。结果证明,码字儿也是越来越困难。

    我只能乐观的想,来这个小破地方恢复一下元气。

    看了下最近着几页,都无非表达着差不多的意思,说是从此要重拾博客好好写东西,结果却也都是“狼来了”,确切的说,都是“哈姆没来”。

    无疑,是被某些东西摸去了另外一些东西,还是悄悄的,没有一点点让我自己清醒...
  • 上一周是职业选择周。面了某网站和某网站,考了某银行。

    总结来说:隔行果然是如隔山的,乱考果然是不靠谱的。

    然后哦,在笔某银行那天,降温了。

    对于这种寒冷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还是念中学的时候,早上七点骑车上学,刺骨的风钻进手套里,往指尖扎,先是疼,然后发烫,然后木然。

    结果那天,中午就有那么冷。木木的阳光就这样照着,完全没有作用。

    手指头脚趾头耳朵鼻子,统统都有碰一下就会掉下来的危险。...
  • 粉红啊粉红

    2008-12-15
    把邮箱桌面屏保统统弄得pinkpink果然还是有点用处的。前途突然小小光明了一下。

    恩,明天好好打电话。